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金先  >  随便说说
以邪反俗就是魔喊捉贼——浅谈中共近期的“反三俗”

26467

 

以邪反俗就是魔喊捉贼
——浅谈中共近期的“反三俗”
 
最近,由郭德纲徒弟殴打京台记者而牵扯出来的“反三俗”运动似乎又成为了中共国社会的又一“主旋律”,然而,“反三俗”运动本身问题重重,值得我们思考。
 
一,“反三俗”反得很无耻:
据说,是胡锦涛在推进文化体制改革会议上提出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继而中共国互联网各大主流媒体上都有相关迎合文章表示对反三俗要“坚决”、“必须”、“进行到底”等。从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坐谈会上的讲话开始,中共就开始对中国文艺进行全面的控制和戕害。其第三代党魁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中竟然也恬不知耻胆大包天地说共产党代表了中国最先进的文化发展方向,令天地众生哭笑不得。现在,中共的末代党魁胡锦涛又在推进文化体制改革会议作了“重要指示”要反三俗。其实,每一次中共的“文化运动”不仅对中国的文化造成了莫大的戕害,更是对中华大地的精神败坏的强大推进。从无知的“破四旧”到阴邪的“反右”,从疯狂的“文革”到金钱洗脑,只重形式而破坏内涵的对文艺的“拨乱反正”,从充满内斗激情和作秀愚昧的“唱红打黑”再到现在的“反三俗”运动,都是一样的中共的邪恶把戏。
 
自胡锦涛的“反三俗”口号一提出来,中共文化部长蔡武假充正神地对媒体连发“六问”,追问中国当前社会严重存在的“庸俗、低俗、媚俗”现象。这“六问”分别是:“近年来,文艺创作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低俗化、娱乐化倾向严重。据说现在一年创作歌曲在两万首以上,但是真正为广大群众所传唱的有多少首?现在一年创作的小说等文学作品汗牛充栋,但真正为广大读者所一致公认的力作有多少部?出版业一年出版各类出版物三十万种,但真正能与我们先辈几千年为我们留下的八万种历史典籍比肩的作品有多少?我们全国几百个电视频道,数以千万计的文化节目,真正的有丰富文化内涵、高尚文化品位和品格的节目又占多大比例?我们每年生产四百多部影片,上万集电视剧,其中能与我们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并驾齐驱的传世力作占多大比例?热遍全国的文化遗产保护浪潮中,逐利、炒作,托假的虚火占多大成分?”
 
先不看其它的,就只看蔡部长所列出的“六条”社会严重存在的“三俗”现象,按照正常社会的政治规则,蔡部长首先就应该引咎辞职!中共的蔡部长这貌似义正辞严的“六问”似乎把“三俗”的责任全部都推给了“社会”,而不是对中共或者蔡部长自己的自我问责。这种表现本身就是极不正常的现象,然而在中共国却似乎再正常不过。这种极不负责任,极端无耻的“六问”本身就是中共自身的极大“恶俗”,蔡部长却在这里冒充高雅的卫道士!其实,中共蔡部长的这种表现,我们也许要说是中共在“贼喊捉贼”,然而用一个“贼”字来形容中共似乎尚欠表现力,没把中共的实质说出来。中共蔡部长与胡党魁的“大力提倡”与“六问”在行为上来说与“贼喊捉贼”没什么两样,但中共比“贼”要更严重,它是邪恶的,它是以邪反俗,魔喊捉贼。
 
二,“三俗”纯由魔造:
当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当今的中共国社会“三俗现象”极其严重,如果剥去那层无耻的外衣,蔡部长所言不虚;如果去除道貌岸然的伪装,胡党魁所言恰甚!然而全社会的“三俗现象”却从来都是拜中共本身所赐!至今,滥竽充数的庞大的中共党员队伍一直都在充当“三俗”表现的先锋模范,国人尽知。
 
自古以来,中华传统中都有一个文化正统的系统,这些不仅蕴藏在古经典典籍、行为风俗中,也体现在那些仁义为怀,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身上。传统中国有一套正统的价值观信仰,由此而衍生出的是非、善恶、美丑的判断标准。中国人恪守祖训,自幼小的蒙学里就开始训练和接受仁、义、礼、智、信的理念,长大后又将其贯穿在自己的家庭生活、社会交往、社稷治理、著书立说的行为之中。中国人有精神,有品德,有修养,是举世公认的“礼仪之邦”。伊斯兰教创建者穆罕默德曾有“求学问尤当去中国”的感叹;中华周边国家也常为我文明礼仪所折服,万国时时来朝,汉字汉服汉风盛行于其邦。就连被中共贬得坏得不能再坏了的蒋中正,仍然把“礼义廉耻”作为“国之四维”,并在其败退台湾后大兴国学,保存国粹。然而由苏联阴邪引进马列主义和聚集文化小人和社会流氓而组建起来的中共,从一开始就以反中华正统文明的姿态和恶俗的形象登场。在其统治期间,不仅有比秦始皇焚书坑儒厉害百倍千倍的文化破坏运动,更有出于私心私欲、极端权欲色欲利欲而无耻下流之辈后浪推前浪,代代不断,并形成一个庞大的流氓集团。正统知识分子的脊梁被打断,古风被废,经典被焚,价值观被颠覆,信仰被迫害……如今的中国社会,道德体系崩溃,信仰缺失,连普通的公德都难找。社会歪邪之风取代纯朴之风而吹得十几亿国人醉,被中共邪搞了大脑的国人又以恶搞一切以博一笑,在信息传播迅速的环境下,被邪党文化洗了脑的愤青愤中愤老们在电脑屏幕前搓着脚丫挖着鼻孔而到处发表过激言论,随便喊打喊杀喊灭,被中共五毛玩得一转一转的……这一切不怪中共怪谁呢?
 
在没有了约束,没有了教养,没有了参照了的情况下,有人为钱,有人为名,出于虚荣或狂想,有人媚有人庸有人低劣。中共这个流氓集团本身起“先锋模范作用”,被洗脑了的国人跟着玩邪,以造成中国现在这种恶俗之风。
 
三,中共为何魔喊捉贼?
社会“三俗”本由中共造成,可中为何还要魔喊捉贼地去提倡“反三俗”呢?这固然是由中共无耻流氓习性造成,但笔者认为末路之上的中共还另有打算,其邪性始终不变。
 
其一,中共始终对意识形态严重敏感,它需要始终掌控着意识形态局面。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种歪理邪说的实践,各国共产党领导人都会有一套自己的歪理,中共更是如此。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江泽民胡锦涛,每一届党魁都是教主似的,首先要掌控着它治下的社会思想动向,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抛出一套理论奉为无上经典让全国人学了再学。中共本身对民众的思想动向极其恐慌,不论何时何地都想要牢牢控制着国人的观念。然而目今的中共邪党文化正在解体,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全国观众对中共的《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越来越不相信,它自己想树立起来的意识形态方面的权威正在遂渐被消解,这对于中共自身来说,无异于大难临头。按照中共一贯以来的对生存的恐慌意识,它要挽救,至少要做样子,用强权和暴力再加上一些流氓手段来向社会各界表明:中国大地的意识形态还是掌握在中共的手中,这个茅坑是它挖的,谁也别想占。它要用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霸权来向世界表明它生命力还很强,自欺欺人显示它还活着,因此,反三俗运动不过是中共大难临头之际不原承认自己行将就木而打的一剂强心针。
 
其二,被中共大魔培训出来的恶俗文化已经对中共本身造成了威胁。前面我们已经提到,中国大地的三俗现象全拜中共所赐,然而这种“三俗现象”在现今却对中共造成了难堪的局面。我们可以认为三俗是一种形式,国人只不过是在用一种俗的形式发表自己对这个社会的不满。特别是那些充满下流无耻色彩的无厘头搞笑和讽刺,总结得精准而又形象。再加上这种“三俗”搞笑文化符合了大众喜闻乐见的口味,得到这些信息的人很乐意地与自己身边的朋友同事分享。
 
中共本来就是邪恶的本质披着“伟光正”的外衣在假充正神,说起来话来,或发表什么言论都是装得一表正经,堂而皇之。然而它在这种民众的讽刺搞笑的传播中却形成了鲜明了的对比,在民众的三俗文化氛围中,在民众的轻松幽默和貌似不屑一顾的态度中它自己的丑陋被剥显得淋漓尽致、一丝不挂,令其每天都在滑天下之大稽。以前,在中共这种高压、封闭的社会环境中,民众一提政治就会谈虎色变,一提到中共的事民众都是紧张严肃的。然而,现在在这种“三俗文化”氛围中,民众以追求低级娱乐为形式可以把中共的“假恶丑”表现得形象、生动、具体,并且很多下流的段子笑话对其总结得可谓是经典,大陆民众通常称之为“牛”。这种又搞笑,又精彩的段子或言论,短小精悍,表现力极强,用不着多么严密的推理和长篇累牍的论证民众就会接受认可,并且主动地大量广泛传播,这对于长期困顿于中共严肃紧张的政治氛围的民众来说,不仅带来了轻松娱乐,而且还顺便发泄了一下对中共社会的不满。这种“三俗文化”对于中共的丑恶外衣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消解和揭露,令中共极其难堪。
 
四,反俗重在求正:
“俗”的反义乃是“雅”,《毛诗·序》里说:“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兴废也。”《风俗通·声音》里也说:“雅之为言正也。”《白虎通·礼乐》里说:“雅者,古正也。”《荀子·荣辱》注里面对“君子安雅”的“雅”的注释是:“正而有美德者谓之雅。”这样的解释在网络可以随便找到,说来说去,“俗”的反义乃在于“正”。中国社会自中共控制以来所形成的“俗文化”一方面是由中共与“正”背道而驰的“邪”所带来;另一方面,在中共自己造成的这种“俗文化”氛围中,它自己的权威亦在被消解,在自己的末路穷途上又被狠狠地推了一把,这充分应证了中华古语的“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句话。
 
而今,造成“俗文化”的罪魁中共自己又在假装正神地反俗,以邪反俗将会越反越俗,魔喊捉贼又是群魔乱舞。真正反俗应该在于求雅求正,而这也正是中华传统精神中的重道德重个人修养成分。孔子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并且《关睢》一诗虽写男女恋情却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唐初诗人陈子昂“放高雅冲淡之音”而能够“开初唐一代诗风”,六朝诗风浮华浓艳不过是靡靡之音。欲求高雅应在于恢复中华重道德修养的神传道德·修炼文化,目今,风靡世界的神韵便是。
2010/8/1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