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金先  >  随便说说
为了不致糊涂死,我们应有“恐慌”权——对网易“天坑”专题报道的解读

26132

为了不致糊涂死,我们应有“恐慌”权

——对网易“天坑”专题报道的解读

 

     今天在网易新闻专题看到一篇报道,针对近来中国频发的“天坑”现象进行了“正视听”。该报道说,近来的“天坑现象”纯属媒体的“炒作狂欢”,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笔者觉得该报道似乎是代表了“主旋律”的要求。而关于民众对于近来的天坑地陷现象所产生的恐慌,报道借用了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的观点:“这属于人类面对未知现象的正常反应!”活脱脱的共产教义观点!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该报道面对未知现象的“不正常反应”。

一,天坑与地陷的低级区别:

 

     该报道大概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说近来的天坑报道多是因为那些媒体为了销量而进行的炒作。说那些媒体故意混淆,明明是“地陷”,然而却把它们说成是“天坑”,借此以吸引读者的眼球。紧接着,该报道就来阐明了一下天坑与地陷的区别,说天坑与地陷的“概念”是截然不同的。然而,因为天坑不是地陷,所以当我们面对不知是天坑还是地陷的现象时,就不应该恐慌了?该报道的逻辑就是,因为这种现象是属于地陷,而不 是天坑,所以不需要恐慌。正是在这样荒唐的逻辑下,该报道才费尽心机地去阐述这种现象是地陷而不是天坑,并且阐述过程中还引用了某些地质学家的言论,连篇累牍地去证明这是属于地陷。

其实我们都知道,民众的恐慌并不在于什么是什么的问题,而是在于某种现象对于我们所造成的威胁感。不论是天坑还是地陷,如此频发在中国大地,发生在老百姓的身边,民众出于对自己生命、财产、未来的担忧,恐慌一下有何不可呢?可偏偏那种中共党的媒体们就要认为这个不应该,不应该去恐慌。难道天坑值得人们去恐慌,而地陷就不值得人们恐慌了?想来荒唐,可中共的媒体却恰恰就是这样认为的,报道直言不诲地说:“即使有的塌陷造成一定损失的地质灾害,也不必引发恐慌,认为这些情节与电影《2012》有着什么联系。”

所以说,中共的媒体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以前它通过欺骗的手段告诉民众,说某种现象没有危害,所以不必恐慌;而现在它连骗都不骗了,直接告诉你说,这种现象不是那种现象,所以不必恐慌。就好比一个强盗用刀比着你的脖子,然后他告诉你说,他不是来谋财的,而是来劫色的,所以我们就不用害怕了?其实不管天坑还是地陷,现象一发生我们就可能产生恐慌,因为不同的现象可能会有不同的威胁,天坑可能有天坑威胁,地陷可能会有地陷的威胁。一种现象是地陷而不是天坑就没有威胁了?即使有威胁也用不着害怕了?难道我们普通民众生来只负责对天坑感到恐慌,而不能对其它东西感到恐慌?不知它把民众的智商邪搞到什么程度了!

二,自相矛盾的地陷成因:

 

在用低级逻辑区别完了天坑与地陷的概念后,报道又接着说,地陷现象与以往相比并没有增多。它认为近几年在美国、冰岛、葡萄牙出现过可怕的地陷大坑而让人们觉得全球范围的地陷增多,并且还引用美国密苏里大学地质学教授格乌泽的话说:“根据我们的研究,近几年地陷发生的情况没有增多也没有减少。如果大家觉得地陷变多了,那么很可能是媒体的原因。”先不论该教授说的话是否属实,或者是否是原话,我们姑且认为它正确,而这也正是该报道想要的观点。后面又拿出《全国地质灾害通报》数据作比较,从2006年“地面塌陷”398起,2007578起,2008451起,2009316起,20101~5142起。这样总的看起来,仿佛一切都是正常的。但关键就在于,从2006年到2009年,“地面塌陷”每年都是几百起,而我们普通民众却没有引起恐慌,为何偏偏对20101~5月份这一百多起“地面塌陷”感到恐慌?如果是媒体的“炒作狂欢”,为何媒体们要到2010年才“狂欢”起来,为何不从2006年就开始“狂欢”?笔者认为这里有该报道故意混淆概念的因素在里面。报道用的是“地面塌陷”这个说法,那么什么是地面塌陷呢?只要是普通的泥石流、豆腐渣工程、不小心的工程作业引起的小问题,都可以叫做“地面塌陷”,然而它能跟近几个月来出的“地面塌陷”相比吗?所以为了杜绝民众的恐慌,该报道故意混淆了一些概念。

然而,更荒唐的地方还在后头。后面的报道提到,“中国多处地陷属于‘人祸’”。一向喜欢把责任推给国情和大自然的中共媒体,现在居然破天荒地把责任推为“人祸”了,想来真是有趣。不过,中共不论把责任推给谁,它一定不会推给自己,这一点是肯定的。它说,“由于地下水超采、不合理开矿及公路、地下铁路等工程建设的作用导致的地面塌落”。“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人类工程活动的范围和强度越来越大,提高了城市地质灾害发生的概率。因此,说其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更为确切”。前面已经用国外“专家”的话和《全国地质灾害通报》的数据都证明了,近几年来,地陷现象没有增多,也没有减少,而中国近年却有 “七分人祸”造成了地陷,这样看来,中国的“人祸”倒还平衡了自然状况!

三,上海不会有地陷吗?

 

近几年来,由于中共国的“专家”们在重大灾害面前时刻与中共保持一致,统一“和谐”口径,放出来的言论自相矛盾、前后不一、不可理喻的现象越来越多,对中国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于是国人们的心里是越来越不相信那些所谓的“专家”们。中共瞧准了这一点,它知道再用国内的“专家”们为其卖乖已越来越不奏效,所以它又时不时地弄一些国外“专家”来忽悠国人,当国内“专家”这一块招牌被中共搞烂了之后,又开始为其宣传贴国外“专家”的商标了。

该报道说:“地陷频发虽然是由于媒体的过度关注而引发了普遍性焦虑,但对于未来的地陷是否还会发生这样的问题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首先是它认为“地陷焦虑证”是没有必要的,在这个前提下它又说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对人民负责,还是要去“研究”一下,以给人民一个放心的说法。装出一副负责任、认真、严谨的样子。然而我们就来看一看“我们”的“研究”成果是怎么样的:

它说:“比如说一直处于地陷舆论中的中国都市上海,是否会在不远的将来发生地陷?”它自己首先提出一个问题来。然而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它再也没有用中国的“专家”了,因为它知道中国的“专家”已经遭万民唾弃了。它引用了美国地质专家乌泽的话:“由于对上海的地底岩石类型还没有深入了解,所以他认为上海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因为如果上海是地陷高发区的话,‘我肯定早已听说了’”。我们来看一看这位美国“专家”的逻辑。因为他对上海的地质状况还没有深入了解,所以上海就没有危险!这是什么逻辑?因为自己的无知所以前面就没有危险?这位被中共媒体利用的美国地质专家思维怎么到了这样低级的程度!跟中国成语里的“掩耳盗铃”还有什么两样?因为自己听不到声音,所以伸手去摘铃铛就是安全的!还有,因为他没有“听说过”上海发生地陷,所以上海就不会发生地陷了,他的耳朵是全能的吗?他以前没有听说过那么以后就不会有吗?况且他还没有深入调查过上海的地质状况呢!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凡是被中共利用到的专家,不论国内国外的,其言论都要谨慎对待。中共虽然狡猾而又低级,但其忽悠损害人的本性是没有变的,它明知道中国“专家”的招牌被自己搞砸,国人开始相信国外专家的时候,它又去找一些根本不了解中国状况的国外专家来谈中国的事,以达到为自己利用的目的。同时,那些被中共利用的海外专家们也应该思考一下,被中共利用一来伤害了中国人民,干了助共为虐的坏事;二来也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可谓是损人不利已。

四,为了不至糊涂死,我们应有“恐慌”权!

 

整个一篇中共特色的“正视听”的报道,其目的就是引导国人面对灾害时不要恐慌。它最后说:“从今天起,我们可以对‘天坑末世论’一笑置之。”然而,中共从来都没把那些“末世论”说清楚过,凭什么要人们对关系着自己生死厉害的大事“一笑置之”?整个这一篇报道,漏洞百出、自相矛盾,低级的思维处处都是,老百姓关心的事情一个也没有阐明清楚,倒是力图在误导我们的思维。到了最后却低级可笑地号召从今天起,我们大家都来蔑视“天坑末世论”,其实我们倒应该对中共本身来个“一笑置之”。

 

中共官媒不报唐山大地震,结果两百多万无辜的生灵倾覆于瓦砾之下;为保奥运“和谐”,中共“专家”又辟谣说一切是安全的,结果一座城市化为灰烬;中共官媒说近期不会发生破坏性强震,结果玉树又来了!这一切灾害的发生,中共不是不知道,它一清二楚;中国人不是没有努力去报道,而是中共一直都在清洗镇压封口。中共不让国人在灾难来临前恐慌,是因为它自己很恐慌。

传统中国人都知道“天警世人”的道理,世间出现的“自然灾害”,会给人造成一种震慑,在“天警世人”的观念中,我们自然会反省我们自己,皇帝都会下“罪已诏”。然而中共绝杜绝“天警世人”的观念,一来其学说乃无知狂妄的无神论,二来它怕自己推卸不了责任。但追溯到最根本,还是它自己对自己的生存的恐慌。无神论是中共破坏传统正统的思想基础,也是号召国人肆无忌惮战天斗地的兴奋剂。它通过无神论的邪说告诉世人,善恶有报不是天理,枪杆子里才会出政权。一来它可以鼓励跟从它干坏事的人,干了坏事不会遭报,所以尽管放心大胆; 二来它威慑那些受害者,我干了坏事也不会报应,所以你们必须顺从我,忍受我。一旦人们相信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的时候,跟从它的人会畏惧老天爷的惩罚,受害者也会依偎在老天爷的一边而对它说不。这样,它的末日就到了。

同时,天警世人会让人们在灾害面前审问中共的责任,然而中共是经不住审问的。因为它干的坏事太多,不能让老百姓知道,不能让老百姓承认。要尽量遮掩,尽量转化,尽量误导。哪个时候要中共负责,它都负不起那个责,一旦要它负责的时候,它只有死。《论语·尧曰》里,尧告诉舜:“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这就是非常鲜明的天警世人的道理,尧告诉舜说,如果在你治下的天下,出现了穷困的局面,那就表示你从上天那里得到的福分就终结了。尧就是以此告诫舜,要时刻牢记上天的责任。中共不信这一套,它没有老天爷在心中的道德约束而干尽了坏事,当灾难来前为了推卸责任,它更不能承认老天爷的存在。

因此,每一次大灾难来前,中共都在事先知晓的情况下不走露风声,让老百姓糊里糊涂地死在背窝里,死在醉梦中。唐山地震是这样,汶川地震是这样,玉树地震也是这样,以后的灾难中共还会这样。但作为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是应该“恐慌”的。中共不让老百姓恐慌,以此掩饰对其自身生存的恐慌,但我们老百姓为什么不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恐慌呢?

 

                                                                                    30 July 201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