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金先  >  随便说说
警惕中共恶中之邪——从陈玉莲挨打事件说起

26046

 

警惕中共恶中之邪
——从陈玉莲挨打事件说起
 
623,湖北武昌公安六名便衣警察在省委大院门口“错打”了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黄仁明58岁的老妻陈玉莲。一时间此事在甚嚣网络之上。其实在中共国,老百姓挨打简直是家常便饭,是年年有月月有天天的事情,如果在中共国不出现“执法人员”打人的事情,这在中共国一定会算是个奇迹,绝对会上吉尼斯记录的。可是偏偏一个58岁的退休医生被打后,国内外倒关注得紧了,仿佛是一人挨打举国震惊。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陈玉莲身份不一样,她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黄仁明的老妻,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省委的家属”。省委的家属,在中共内部就应该算是“一家人”了,或者至少说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结果却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不认自己人了。
虽然众网友们很气愤地认识到了“省委家属不该打,难道我们普通老百姓就该打了”的问题,然而,每天在全中国发生的数以百计千计万计的普通百姓挨打的事件没有多少人去关注,而一个退休医生被打却立马引起了哄动,这也说明此事情在中国发生似乎“很不正常”才会有此效果。也就是说,在我们中国人的内心里,挨中共的打虽然我们自己很气愤,然而却似乎在潜意识里默认了它。而当中共自己内部人也跟着挨打的时候,特别是挨了我们普通百姓一样的那种打后,我们反倒觉得稀奇了。这足以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共实在是太会打人,实在是打了太多的人,打得实在是太凶太狠太普遍太无法无天了。如果我们温和一点地给中共下一个定义,完全可以叫它“打人党”了。(当然,这个称号实在是太温和了,温和得差点掩盖了它的邪魔本质)
其实我们的问题在于,对于中共来说,根本就不存在“该打和不该打的问题”。因为中共本来就是恶的,它处理问题时一定会用上恶和坏的手段。“打”不过是它恶的一种表现而已。不要说中国普通的老百姓,放眼历史上的中共“一家人”,甚至追溯到中共的党魁一二三把手们,没被“打”的又有几个呢?没打死的叫打,打死了的叫杀。彭德怀被批斗没挨打吗?土匪出身的贺龙为中共夺取天下不是脚也被打断了吗?刘少奇不也一样被迫害至死吗?打死之后眼看着“大厦将倾”又来过“平反把戏”,跟这此事件中的市公安机关相关领导去医院里向陈玉莲“道歉”不是一码事吗?而且事后还有传闻,说那六个“错误地”打人的“凶手”,向外宣传的是被革职,而在暗中里却是被安排去渡假了。打人打得逍遥法外一向是中共的特色。
总的来说,该不该打的问题和打了之后的后果问题,对于中共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它的本质就是邪的,它就是要打。它不仅要打,而且要杀。一切邪恶的手段它都会用上,它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遇到问题时先打了再说。在此事件中,陈玉莲只是一个人,被六个便衣围殴十六分钟,被打成脑震荡,半个月下不了床。然而在中共国里每天都发生着的集体性挨打事件我们又去关注了多少了呢?不只是打得半个月下不了床,被中共的犬警们打得一辈子下不了床,被打得活不了的也是到处都有。
但总的说来,陈玉莲挨打事件意义在于,它使国人意识到了,我们也不能挨中共的打。陈玉莲是人,难道我们普通老百姓就不是人?就活该中共的打?其实这样一个简单的逻辑在我们的心里早就明白,只是似乎一直没有一个机会把它表露出来。当市公安领导来向陈玉莲“道歉”时,说了一句“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您这个大领导的夫人”,被当场的记者反问:“领导的夫人不该打,难道老百姓就可以打了?”。好一个有勇气的记者!算是为国人向中共说了一句心里话。然而,更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中共该不该打我们的问题,而是我们早就应该唾弃中共了的问题。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市公安相关领导的所谓“道歉”不是纯属误会,而是纯属“把戏”,跟中共迫害死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后来的“平反昭雪”出如一辙。记者那句响亮的反问所针对的情节是中共打人凶手的“道歉”场景,给人的暗示似乎是,中共你打了我们这么多老百姓,打得这么狠,这么久,你似乎也应该向我们道一个歉?似乎也应该承认一下自己的错误?记者的反问诘难似乎要用这种话语方面的力量逼近中共承认,你统治下的老百姓也不能打。
记者的勇气得到了国内众网友们的认同和支持,都认为陈玉莲事件牵扯出来的问题是,领导夫人“不该打”,我们老百姓一样“不该打”。然而这对于中共来说,我们众网友们仍然是在玩着小儿科的游戏。因为我们不知道,中除了恶,还很邪。它不仅会打,而且会骗,会装,会演戏。千万不要以为众网友通过此事的声讨会让中共感觉到压力,从而对中国人的打杀会松一点手,甚至公开地对国人来一个道歉,像对陈玉莲似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中共是不会道歉的。如果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中共便会演戏来装、哄、骗,说不定它还真会来一个道歉,不过这一定又是在耍猴戏。文革一结束,党中央就开始所谓的“平反昭雪”,而且规定要废除“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条令。这似乎给了中国人莫大的安慰,许多中国人到现在还糊涂地认为中共虽然“犯了错”,但它肯“改”,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它仍然伟大、光荣、正确……好了,这恰恰是中共演戏想要的结果,这就是它的谎言奏效的表现。它要的就是,在老百姓已经知道它错了的情况下还对它感恩戴德,还对它抱有希望。当它的把戏奏效,统治又开始稳定了的时候,它就又要大开杀戒了。于是紧接着它又说,“不过,阶级斗争在一定的范围内还会长期存在”。于是,在六四中,它一样的消灭;在法轮功中,它一样的滥杀,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因此,在陈玉莲挨打事件中,我们众网友们,不仅要看到中共很“恶”,可以六个彪汗围殴一个58岁的退休老太太16分钟而有恃无恐;还应该看到,中共还很“邪”,它可以当面玩弄一套“道歉”游戏而背后同时又安排那些穷凶极恶的凶手们去渡假逍遥。因此我们不要看到中共向“自己人”陈玉莲道歉后,也期望向我们这些老百姓们,中共的“非自己人”们“道歉”,“认错”;或者也把我们这些“非自己人”视为中共的“自己人”,能够得到中共“自己人”的待遇,在平素里减少挨打的机会,或者至少在挨了打的时候会有相关领导来“道个歉”,“认个错”。笔者呼吁国人们千万不要这么想。我敢打包票,陈玉莲这个“省委的家属”,中共的“自己人”,在被中共打了之后又被“道歉”把戏所玩弄,是一件悲而又愚,哀而又蠢的事。如果我们还要去步她的后尘,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滑历史之大稽了。
因此,我们要干的事情,是清醒地认清中共在恶中玩弄邪把戏的伎俩,不要奢望中共的“道歉”或者“认错”,更不要希望做中共的“自己人”,“自己人”一样被中共打了之又玩弄。我们要直接跟它绝裂,退出党、团、队,只有没有了中共,我们才是安全的,我们才会有尊严。
                27 July 201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