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金先  >  随便说说
鼓励袁腾飞再往光明走一步——对袁腾飞事件的再思考

24615

 

鼓励袁腾飞再往光明走一步
                     ——对袁腾飞事件的再思考
 
近日里,网络上盛传“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的反毛语录,而后为中共所操控的互联网开始有组织有规模地对其进行“声讨”。袁腾飞于是在自己人人网主页和优酷网上载“认错”视频,据相关人士分析,袁是受到了某种胁迫而所为。于是,袁腾飞事件又成为了一个中共粗暴打击言论自由的案例。此事件中,表演者有三:袁腾飞、声讨袁腾飞之人、支持袁腾飞之人。袁腾已似乎成为了受害者和焦点,而此事件却为了后两者反复争吵的缘由。但笔者认为值得深思的地方还有以下几点:
 
一,袁腾飞究竟“牛”在何处?
袁腾飞只是北京的一个历史老师,在自己的领域里也许有过自己的一些研究。他曾经被请上了百家讲坛讲历史,此为其人名声之噪始。然而在后来的教学过程中,袁的反毛语录频出,语调大胆“出格”,为习惯了党社会一言堂的学生及网友们所惊讶,随之其事嚣嚣于网络。袁腾飞真正受到大量关注的时候即在此时。从网络上盛传的袁的反毛语录来看,他应该是知道一些历史真相的。从张戎夫妇《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等历史著作来看,袁对毛的判断也并不偏颇。如果仅从此论,袁腾飞的“牛”,只是牛在胆量。因为这些历史知识,每一个从毛时代过来的人,除了那些心智有问题的,都会对毛有一个公正的判断。笔者近日去一亲友家,满屋子里都是五六十岁的人,只要一提起毛泽东,没有一个不骂的。笔者也感觉,在毛泽东整个的“革命”一生,几乎没有想到过要做一件好事,脑子里想的全是歪点子。由于其恶魔般的暴政,造成了中国近七千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而且毛泽东在其“革命”一生的整人运动中,所积累起来的严酷打压、诛心洗脑、全民运动、人整人等残民以逞的“斗争经验”,为中共政治斗争屡试不爽的灵感源泉。历史学家辛灏年也将其称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独夫民贼”。其实关于对于毛共的真相,社会早已在地下暗传频送。再加上从毛时代过来的,还带着起码的道德判断力的人对后人的口传心授及现身说法,人们也或多或少地了解一些毛共的丑恶。但关键就在于,从毛时代至邓时代至江时代至胡温时代,中共一路震慑恐吓过来,使国人面对中共的邪恶时只能装着睁眼瞎,或者主动患上软骨病,向中共妥协卖乖。在这种“国已不国”的状况下,袁腾飞的言论已属“出格”,足以引起社会及“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于是袁腾飞“牛”起来了。
 
二,社会上是哪些势力在蠢蠢欲动?
社会上对于毛共罪恶事实1:不乏了解、亲身体验而恨得咬牙切齿者;2:又有不失基本良心人性者,通过自己的历史研究而对毛共之罪恶可窥全豹之一斑,于是总算在自己心里头有个是非3:又有心智不正常的“过来人”,出于“革命浪漫主义”或“怀旧情绪”而对毛共施加于其于他的虐待叫好到现在;4:或者是某些不配称为知识分子的知识分子,由于当年跟着毛共犯了大罪而不敢反省自己,总把自己的身份和人格与那个时代绑在一起,不敢认同真相,也不敢否定邪恶;5:还有些丧失了基本良心人性者,出于权势的欲望,还在中共体制的阴沟里荡起双桨,故意为毛共纹邪饰恶,利用那些心智不正常的“过来人”的怀旧情绪,还有那些在毛时代犯过罪却不敢自我反省的知识分子,玩“人鬼情未了”的把戏,做一个招魂巫师,放大被利用者对现实的不满情绪,以为个人权利计(薄熙来是也);6:还有那些既非“过来人”,又被中共教书把头脑洗得一干二净者,再加上年在青壮血气方刚,总有一股过剩精力想要发泄的愤青,同时又耳闻目睹现实之惨之痛之败之坏,于是便想要有个毛一样的“伟人”来主宰天地沉浮。
这样算来,我们姑且认为袁腾飞是属于第2者吧,他的言论一出,社会上的各种神经都被挑起,于是便引来从16的人群的关注和喧嚣。但此六者,包括袁腾飞本人,总结起来不过两者:扶袁者、讨袁者。但遗憾的是,袁腾飞最后“认错”了,看来胆量从来都是一种冒险,尤其是在中共社会里。
 
三,事件背后的鬼影
笔者曾在学校的BBS里看过一些讨袁的文章——这类文章显然是第6者或第5者发出来的——他们竟然牛头不对“袁”嘴地把袁腾飞的反毛事件跟民运人士欢呼美警冲进中领馆抓人的事件联系起来,说袁腾飞事件是个“阴蒙”,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在背后作他的“靠山”,不然的话,袁腾飞也不会被“请”去百家讲坛,更不会在课堂上对毛大放噘词。他们认为现今的中国政府(中共政府、胡温政权)又败坏又软弱,而霸道强硬的毛泽东恰好与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他们难堪。于是他们便要找一个人来“抵毁伟人”,因此袁腾习不过是个受党内“走资派”“修正主义”利用的工具,跳梁的小丑。笔者认为,不因人废言地看,也有一定道理。不过,既然已经有袁腾飞受人利用的逻辑了,我们完全可以设想,那些讨袁者会不会也是受人利用的呢?就像上面提到的第五者,专门利用那些无知者、怀旧者、心智不正常者、愤青们,放大他们对现实的不满情绪,再通过“唱红打黑”、“传箴言讲故事”、“读经典”等招魂仪式来达到向现今政权挑战,而其人背后则坐收渔利的目的呢?
某些政客由于曾北败于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而被发配或贬谪,心存报复之恨,欲在中共政权的阴沟里再蹦极两把。地球人都明白中共的败坏和丑恶,于是它们趁机地打出“不忘传统”的旗号,搞“绝色旅游”,唱红歌、“传箴言讲故事”、“读经典”等活动,在忆旧中畅想“伟人”,重回“革命浪漫岁月”,加大受骗者对现实不满情绪,从而让中共现政权难堪,增加对民众自己的认可度。而当那些阴谋家们的“红色生死恋”游戏玩得如火如荼之时,中共现政权也不甘势弱,于是暗中授意某些人反毛,让那那些阴谋家们偷不成鸡,反倒蚀一把米。
如果是这样的话,袁腾飞的行为、网络上的讨袁、支持袁等现象,不过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具象化显现而已,全都是一群受人利用的人,即使不是情愿的,也在无意中被中共内部的斗争派别利用了。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是猜想,也或许袁腾飞没有受人利用,而那些讨袁的人也没有受人利用。但是,整个事件当中,中共这个东西一直没有明确地出现,但它却在此事件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那些讨袁的人,即使不是受人利用,也是自我糊涂到了极点。
 
四,劝袁腾飞再大胆向前走一步——退党
我们姑且认为袁腾飞不是受人利用的,即使他受到了利用,至少有一点,他说出了一些毛共的事实。袁腾飞只是真话大胆说,但更需要要正事大胆干。毛泽东很坏,共产党更邪恶。大坏蛋毛泽东当汉奸当土匪当强盗当魔鬼,使他成就了中国共产党。袁腾说毛泽东1949年后干的一件唯一的好事是他自己死了,这不对,这件“好事”是老天爷干的,不是毛泽东自己情愿的,真实的毛泽东对死怕得要命。只要今生不求来世的毛泽东虽然一去不复返,但它的为中共锻造的那一套控制社会迫害人民的邪恶机制却为中共继承,并且继续用于对民众的迫害。袁自己的被迫“公开认错”即是毛共留下来的。袁腾飞批毛不批共,一是容易受人利用,二是仍然会招致中共的打压,三是袁自身也很难稳在道德的据点。
从袁腾飞的“认错”内容来看,袁本身并没有多少“无辜”的情绪,更多的是一种无奈,而且自己好象也不愿意把事情搞大了,给人感觉袁腾飞课堂上的反毛纯粹是为了过一下嘴巴瘾。然而形式本来已经把袁推到了一个作出响亮选择的地步,可袁腾飞最终选择了妥协。中国社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有中共的鬼影,如不走出共产党的阴霾,袁腾飞牛气之后仍然是灰溜溜的。况且《论语》有言:“见义不为,无勇也。”袁腾飞既然已经真相大胆讲,还需正事大胆做。顺应社会的退党大潮,不论团员党少先队员把它退了,彻底跟共产党决裂,首先把事做正,然后你的“牛气“能占据着良知和勇敢的据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