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金先  >  随便说说
《2012》和《阿凡达》影评

24362

 

2012》和《阿凡达》影评
 
     20092010年上映的两部大片《2012》和《阿凡达》比起以往的好莱坞大片来说,它们的意义已经在向深广方面发展了,不同于《泰坦尼克号》或者《后天》中所表现出的真爱永恒、生命可贵、人道主义、尊重环境等话题。以前的好莱坞大片只是反映人们的一种生活状态,在某种文明方式中生活着的人们,当他们遇到大灾难或意外的时候,是怎样体现出他们的英勇、果敢、执著、真爱等人性,还有深藏在人内心的价值观在那些重要时刻所带来的人的抉择。在展现这些主题的时候,通过高额投资所打造的震撼场面还给观众来一种视觉的冲击。
然而《2012》和《阿凡达》的意义已经超过了那些。《2012》首先在2009年末上映,《阿凡达》不到一个月就紧随其后。一在前一在后,《2012》和《阿凡达》先后给人造成的效果就是:《2012》警示人,《阿凡达》启示人。
2012》说起来它的主题意义并不那么深远,它更多的还是在给观众带来一种视觉的冲击。可是由于它的题材是灾难,而且是世界毁灭的灾难。更重要的是这种末世大灾难是人类的很多预言都提到过的,特别是玛雅预言,它的精准性让现代的科学家惊叹,而它所带来的关于末世大灾难的预言当然就让人们万分惊恐。以往的好莱坞也有末世性的大灾难,比如《后天》、《天地大冲撞》、《天地大浩劫》、《太阳浩劫》等,它们的末世大灾难全都是编导者自己的预设,它也许带有一定的合理成分,然而那终究是一种狂想录。而《2012》的末世大灾难却是有着众多人类古老而权威的预言作为铺垫,而且它的来临似乎就在当下,令观众在受到视觉的享受的同时不得不心惊肉跳。因此《2012》给人带来的,更多的是警示。《2012》更容易使人们思考, 2012的末世大灾难真的会存在吗?它会如欺而至吗?它来了会是什么样的?我们怎么办?我们的亲人、我们财产、我们的事业、以及我们的整个文明怎么办?在这种大离大弃,大舍大失中,我们人的生存究竟还有什么意义?《2012》使得人们不得不从这个纷繁宠杂的现实中跳出来,去思考整个的人类及文明。当面对那些震憾的场面的时候,人们不会再象看以前的灾难片时,刺激的成分多过思考的成分。现在是思考的成分超过了刺激的成分。即使是在中国这个打压有神论,拒绝正信的地方,很多人也在思考与电影《2012》伴随着的玛雅预言、世界末日等话题,而且很多人在这电影《2012》的冲激下,通过对那些古老预言的关注而成为一个有神论者。
《阿凡达》与《2012》相比,它的意义要更深广一些。如果说《2012》是人类自身对自己生存及生存环境的巨大的、潜在的担忧的爆发,那么《阿凡达》则是对人类的现代科技文明的深刻反思。在这部电影里,人类变成了入侵者,他们掌握了先进强大武力;而潘朵拉星球的土著人却是生活在一种原始生态的环境之中,有自己的信仰和生存方式。如果我们把潘朵拉人看成曾经的地球人,入侵潘朵拉星的地球人看是入侵地球的外星人,那么我们会发现,本应该对科技文明感到陌生和惊奇的我们,已经丧失了像潘朵拉人那种原有的那份纯朴的本能了。而这种后果,恰恰就是近现代肇始于欧洲的科技文明带来的对我们地球人的异化。通过这种科技文明,我们那份质朴的信仰不再那么实在,我们改造环境的能力大增,随之而来的欲望洪流决堤,人类的物质财富滚滚而来。地球人就是由于要开采一种稀有的矿物质而要对潘朵拉星土著拉威人进行“暴力拆迁”的。潘朵拉星球的人很特别,以致于用我们传统电影拍摄手段很难拍摄出来,只能依靠电脑软件把它们“做”出来。在他们这个星球,人与动物、植物不仅互相尊重,而且还可以进行联系沟通,甚至可以通过它们进行通信,整个世界形成了一个很特别的生态系统,环环相连。当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难道想不到,这不就是中国的“天人合一”的最好的例证吗?他们的年青人可以用自己的头发与“马”和“飞鸟”的耳朵相联,而后人与坐骑合一,人想做什么,其坐骑就做什么;他们的树在地下的根系盘根错节地连成一片,可以被人们用来互能消息,当他们同地球人战斗到最后的时候,“伊瓦神”显灵,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出动了,它们仿佛受到了某种谕令似的一举攻破了人类的进攻。这些在潘朵拉星球上发生的事,在我们地球人看来类似于“特异功能”,但它们却是潘朵拉人的本能。潘朵拉人依靠着自己的这些本能,居然能够对抗掌握了先进科技手段的地球人。最后潘朵拉人俘虏了地球人,遣返回地球。而主人公杰克,本是一个伤残的地球人,在他对人生感到失望后来到了潘朵拉,经历了潘朵拉的奇幻之旅后,竟然把自己的灵魂注入了拉威人的形体,成为了真正的潘朵拉人。
主人公杰克本是一个地球人,他为什么会选择做一个潘朵拉人,而不愿意做一个地球人?难道仅仅是因为潘朵拉有他的爱情在那里吗?我们可以把杰克看成一个对地球文明厌倦失望了的人,当他面对一种更原始、更纯朴、更天然、更和谐的世界的时候,他所作出的一种选择。其实《阿凡达》给人的启示就在于一种选择。每个人、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生命形式,而那些生命形式需放在一定的文明环境之中。《阿凡达》就是具有一种反省精神,反省这种给我们带来强权、暴力、破坏力,还有对纯真质朴的信仰的背弃,为物质欲望所束缚的科技文明,对我们人类是否真的合适。潘朵拉人为对抗“外星人”的入侵而使用的本能,那种天人合一的状态,慢慢看来与我们曾经天人合一时的地球文明似曾相似。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认定地球人被那种科技文明异化了,我们应有的“特异功能”(本能)已经丧失,整个社会和地球的生态也在科技文明的冲击下丧失了和谐,地球人成为了外星人。
中国的古典名著《庄子·马蹄篇》里面记载:“当是时也,山无蹊隧,泽无舟梁,万物群生,连属其乡,禽兽成群,草木遂长。是故禽兽可系羁而游,鸟鹊之巢可攀援而窥……”这种天人合一,纯朴自然的生存方式难道不是潘朵拉星球的写照吗?可它却是当时地球上的“至德之世”时的人类的生存状态。
说完了《阿凡达》,我们再来看《2012》。《2012》可以说它反映了地球文明的终结。它以宏大的场面给人以震憾的效果,它背后铺垫着的骇世大预言令人心惊胆战。震憾和惊骇过后便是对我们人类自身文明的反思。玛雅大预言关于2012的说法,是说地球从1992年进入一个更新期,通过二十年后,也就是2012年,地球进入一个新纪元。让人们恐慌的是,我们怕是以一种毁灭性的方式来进入这个新纪元的。比如诺亚大洪水起,就是要毁灭以前的血气罪恶人类,来开创另外一个新的文明纪元。所以《2012》的大灾难的高潮,也是一场普世的大洪水。当然,《2012》的末日灾难也是人们根据自己已有的学识经验进行的揣测。地球在人类的科技文明已经相当发达了的二十一世纪,突然要进入一个新文明纪元,不能不说是对这种科技文明的否定。西藏的僧侣们认为地球的灾难是由于人类的“业”所造成。而最后,神会眷顾人类,给地球人以机会。在东方的修炼文化中,“业”就是人干坏事造成的某种东西,“业”是人今生今世不幸和灾难的根源。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推断,末世大灾难的发生应该是地球人所造的“业”在整体上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在东方的古老文明(天人合一的观念就产生于这里)的修炼文化中,他们讲究“反本归真”,通过修炼来达到更高的境界,而那种更高的境界,却是人本应有的境界,先天就在的境界。是因为人的堕落和败坏才造成的人的封闭和迷失。那些“特异功能”不过是人先天本能在修炼回返的过程中彰显出来了而已。《庄子·胠箧篇》中这样写到:“上诚好知而无道……上悖日月之明,下烁山川之精,中堕四时之施;惴耎之虫,肖翘之物,莫不失其性……舍夫种种(纯朴)之民而悦夫役役(专营)之佞,释夫恬淡无为而悦夫哼哼之意,哼哼已乱天下矣。”此段话是讲,人类由于失道,不仅使人自身丧失掉了纯朴无为的天性,而且由于人与自然万物是有关联的,所以日月山川也跟着变异,四时变得混乱,甚至连小虫都丧失了本性,最后天下大乱。这与《圣经》里的亚当夏娃因偷吃禁果而突然招致百兽狂乱,争相厮杀的状况难道不是一致的吗?这样看来,世界上的灾难和混乱的根源,在于人自身的失道。
2012》警示人类文明的终结,而《阿凡达》启示着人类天性中对某种文明的选择。再结合玛雅预言和东方修炼文化,我们可以知道,人类的出路在于通过修炼反回自己的先天本性,从而建立一种真正和谐的新纪元文明,这才是地球的“更新”和“净化”。有意思的是,玛雅文明预言地球开始更新的1992年,中华大地上法轮功修炼兴起,在这个修炼文化最繁荣的东方古国,自中共破坏中华传统精神之后,她以气功的形式开传,并迅速招引致上亿人的钟爱。至今已传遍114个国家和地区,所获褒奖多达两千多项。而近年来神韵艺术的演出又一次在观众的面前以艺术的形式在唤醒人们心灵中沉睡的善良正信的天性。法轮功所强调的性命双修、返本归真、真、善、忍等理念,不仅使人身心健康,而且在无意中为社会道德和正信带来了信心。地球的净化更新,在于人的精神灵魂的升华,在于人生命质量的提高,在于人类自身的返本归真。法轮功在全球所带来的修炼文明的倡盛,越来越使人看到了,地球也许不是以末日大灾难,地球毁灭等形式而进入新纪元的,而是以人类自身的修炼来引带着文明的更新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