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金先  >  随便说说
毛泽东很丑,而且一点也不温柔——《沁园春•长沙》解读

24146

 

毛泽东很丑,而且一点也不温柔
——《沁园春·长沙》解读
    人教版的高中文课本第一册第一单元第一课选了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这首词。据百度百科介绍:“《沁园春·长沙》是毛泽东于1925年秋离开故乡韶山,去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途经长沙,重游橘子洲,感慨万千,写下的一首词。形象地指出主宰中国革命的领导力量是用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也就是说,刚经历了魔鬼训练的七月中考炼狱的高中生们,马上就要来感受一下八十多年前就“注定”要领导中国的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那种“革命英雄气慨”。原文如下:
沁园春长沙
毛泽东(1925年)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该词分为上下两片。上片写景寒秋江山抒“豪情”;下片忆同学少年记旧游。字里行间仿佛有一股“英雄气慨”,作者想要干一番大事的冲动。该词最核心的部分是上片的两句:“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读懂此两句便可以理解清这首词的要旨。由万山层林长空的阔大场面中出现的鹰鱼船等万类活动,总结出了它们都在比着“自由”。按理来说,这是一种对自由精神的神往。然而下面一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却使得词意产生了突变。按照现在高中语文教师的解读,那当然是要由那些无产阶级们来主宰沉浮啊,这个领导者的问题就由词的下片来回答了,就是那些当年激扬文字视万户侯为粪土,并且不怕死地在大江中游跟船拼命的少年英雄们。然而事实在于,当年跟毛泽东读书时的那一群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的少年同学们,第一并不是无产阶级,第二没有经历什么“峥嵘岁月”。而且毛泽东对无产阶级根本就没有情感。中共一大后26岁的毛泽东每个月领一百六七银元却每天贪图享乐不去发动工人群众,因此而在中共二大上丢了出席资格,于是才忙天慌地地赶紧发动工人,连他的长子毛岸英出生了他也不在杨开慧身边,正忙着带领泥木工人跟政府“谈判”。 
既已赞扬自由精神,又想要“主宰沉浮”,两种思想情感出现在同一首词里,而且还出现在一首词的上片,还而且两者是紧连着一并出现的,其谬其乖何其难以理解!这里的“主宰沉浮”,当然不是毛泽东要“温文尔雅”地随时准备着禅让贤能,而且对于“革命领导权”的问题,始终贯穿着中国的近现史教科书,足以说明中共对自己权力的敏感。因此,此词当然表现出毛泽东那种欲主宰朝野杠杆天下的王霸之气了。除了毛泽东自己,他还会把主宰权让给别人吗?二十七岁的毛泽东就因为贺希明对自己在长沙的党权受到威胁面耍弄权术超走了他,十七岁就写出“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如此的一股霸道和狂妄之气,与热情颂赞自由精神的句子一同出现,不知那些牵强附会地给无产阶级领导人冠以壮志豪情美称的中学语文教师们对这个矛盾怎么解释。
其实也很好解释。毛泽东要自由,不过他只想要个人的自由,同时又想当霸王。本来,天地间自由了就不能由哪个人来主宰(上帝除外);有人主宰社会命运,社会便不会自由。然而当自由和主宰二者同时出现的时候,它只能集于一个人身上,让一个人“自由”地“主宰”。所以毛泽东想要的,就是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只有这样,自由和主宰才能得到“辩证的统一”。其实,毛泽东小时候就不爱劳动,十七岁去长沙,当兵嫌挑水累;当肥皂商没经费;读中学又逃课;他把把父母包办的婚认定为“间接强奸”(但又不知道他“直接强奸”了多少人);父亲要追他他就在池塘边上以死相胁……其实说到底,毛泽东从小到大就是一种极端的个人主义,自私自利到了极点。只有在这种自私自利的性格下,才会出现那种“自由和主宰的辩证统一”。已到而立之年的毛泽东,就是立在湘江的橘子洲头抒发那种狂妄的独裁心态。
又,据现在大多数的官方资料介绍,写此词的时候,31岁的毛泽东正从故乡韶山去主持广州农民讲习所,途经橘子洲故地重游,而为作词之缘启。但其实是当时毛泽东在中共四大失利而带五十公斤书回韶山老家打了八个月的牌后,听说旧相好汪精卫作了国民党的第一把手,同时省里又发文告要捉他,他才扮成医生坐轿子想去广州投靠汪精卫。此词作于19258月,而毛泽东真正开始关心农民运动的时候是在该年十一月,而且是第一次。官方资料的解说给人的误会是仿佛毛泽东已经是广州农民讲习所特既定的所长,他已经信心满怀地对主持农民运动胸有现成的一大捆竹子了。如果仗着他跟汪精卫的铁关系,毛泽东此去应该是有理由满怀信心的。果不其然,他一到广州汪精卫就给他以要职,成了国民党宣传部部长,兼任《政治周报》主编。善于捕捉当时操控中共遥控板的共产国际风向标的毛泽东,于十一月才开始关心农民运动,而且在理论上犯了一系列在莫斯科理论家们看来是常识的理论错误后,汪精卫在19262月才成立国民党农民委员会,支持毛做其委员兼广州农民讲习所所长。
由此看来,《沁园春•长沙》一词所体现出来的毛泽东的邪恶之处,官方当然是极力的掩盖,不惜篡改历史。毛泽东根本不想为农民或工人“革命”,一切都是出自于自己权力和利益的考虑。
 
词的下片忆长沙湘江旧游,为国寨语文教师们津津称道的便是青年毛泽东,读书时那种挥斥方遒的书生意气,敢为天下先地粪土当年万户侯,还有不怕死地去湘江中流与船拼命等。这仿佛给了读者们一个英姿勃发、才气冲天、书生豪迈的少年英豪形象。如果从词文字本身来看,“通过现象获取印象”,的确会给我们这样一种感觉。但如果从历史来看仿佛并不是如此。十七岁的毛泽东第一次来到长沙,经过剪自己的辫子又剪别人的辫子;一听说反清就支持;当兵嫌挑水累;当肥皂商没经费;读中学又逃课的经历后,选定了湖南第一师范学院。那里都是西式的建筑,有各种思想和主义在宣传,又和各种学生社团。可是据徐特立介绍,那个时候的毛泽东在长沙学校到处张贴寻友启示却应者邈邈;毕业后去北京,八个人穿两件棉衣住三间房间;回来做了小学教书匠后邋遢成性,不梳头也不换衣服,袜子出了洞也不补,光着身子还说全裸也无所谓;与共产党结缘后一个人组成“拒婚同盟”,与先师杨昌济之女杨开慧未婚先性行为,而且是在小学;同时还勾搭除上学时的陶斯咏之外的另外两位女性为女朋友。这就是当的“风华正茂”、“书生意气”的青年毛泽东!现实中的他与我们从词中读出的形象何其径庭之差?词中的毛泽东是伟岸、才华、豪气;而现实中的毛泽东却是猥锁、邋遢、下流!总之是丑陋。
其实,读《沁园春•长沙》这首词,从总的来说,缺失真相和丧失判断力的大陆语文教师们一般会从两方面来分析:一就是青年毛泽东那种伟岸、才华、豪迈的形象;一是写词时毛泽东的那种主宰天地沉浮的感慨,对于无产阶级主宰中国命运的预示。总之是体现了中国第一代无产阶级导师的风范和气度。但现实中的这位无产阶级的导师,形象上是猥锁、邋遢、下流;思想上是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狂妄的独裁心态,总结地来说:毛泽东很丑,而且一点也不温柔!
 
注:文中所用关于毛泽东的史料,大多来自于张戎夫妇的《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