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金先  >  随便说说
马列特色的中国朋党——从“西南大学食堂涨价门”说起

24030

 

据身在重庆的一位朋友介绍,重庆市西南大学文学院一位大四的王同学,于三月二十九日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西南大旱,西南大学食堂涨价》(原文附于本文后)的陈述客观的博文,很快点击量过万,立即就被推上了新浪网首页。结果“校长同志很生气,院长也及时生气”。于是在四月一日那天,西南大学文学院党委组织相关老师、年级干部、班委和党员对王同学进行了“不可告人的教育”,勒令王同学删除博文并且作书面检讨。据说现场气势恢宏,规模盛大,因原大楼被大火烧掉而改址在老年活动中心的文学院二楼被挤得水泄不通,人再满也不为患,很多党员因为迟到而没有挤进去,以致没能够了解到大会的相关内容,一问三不知(当然也可能是讳莫如深)。有网友称之为“小文革”。
当看了《西南大旱,西南大学食堂涨价》的原文后,笔者感觉说的确实是事实,而且论据充分客观,还列有从2006年至2010年西南大学饭菜价格上涨的具体数据,同时在行文中情之所致之时顺便把某教授在江津开车撞死人,某领导在深圳逛窑子的事情也抖露了出来。此三件事情针针都是见血的,领导们不可能高兴。事件发生之后,网友们也多有思考,但总结其反映的问题除了王同学博文中提到的外大概是这些:1,教育堕落,学术人蜕变为权力的附庸; 2,大学的自由风气不再,言论被禁锢得厉害(只能说是又一次论证); 3,学术、权力、利益三者“强强联合”,仗势欺压弱势群体。而那些评论文章和王同学博文本身反应的问题是:4,“象牙塔”中的大学生们,在中国越来越沦为弱势群体的趋势明显;5,党组织始终是“敏感”的;6,国人还是不能把问题直接瞄准党组织。
其实,当笔者作出当今大学生越来越沦为弱势群体这个判断的时候,突然又感觉有问题。因为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似乎还从来没有成为过强势群体。士大夫自梁濑溟之后基本绝了种,从反右到文革知识分子们基本是窝囊着,受尽了批斗揭发,割草喂牛的屈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国学大师吴宓,执教于西南师范大学(为后来组成西南大学的一部分)文学院时就被打断了双腿。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号召尊重知识分子,并且把知识分子也封为无产阶级,然而知识分子仍然处于困厄和屈辱当中。八九六四,他们想要爱一下国,结果得到的是机枪和坦克的待遇。但是,目今的大学生们越来越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也的确是事实,我们只能说,共产党社会的知识分子们从来都是那样的困厄和窝囊。除非那些懂得见机行事的聪明的人,他们瞄准了进身的机会,在主旋律或大框架下,擅长于迎合共产党,靠着一些为知识分子不耻的行为攀上高位,走上一条权钱学术相结合的道路,使自己成为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同时又反过来欺压那些未得势的弱势群体。西南大学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
也许目今中国社会真的很难找到真正相信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人,但它们那一套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自以为真理在握的态度却是被中华大地这些当权者们继承了下来。当年邓小平号召尊重知识分子不过是用口号进行的收买,共产党那种狂妄自大的态度决定了它根本就不可能尊重知识。我们从小学到大学的教科书,到处都充满了牵强附会,肉麻惊心的说教。这样的态度一是使得知识分子不会得到社会真正的尊重;但更严重的是在学校教育中,所形成的那种脱离实际、华而不实、牵强附会、虚妄自大的学风和治学态度,根本就教育不出真正的人才。再加上祸国殃民的教育产业化把无数为上大学的家庭逼得身负重债,倾家荡产;大学扩招和教育质量的下降,大学生就业和就业质量率的下滑,身处象牙塔的大学生们,真的是活得非常窝囊。
不仅如此,原本应该是自由思想阵地的大学校园,在共产党的严密监控之下,思想的禁锢和打压使得本来就已经活得很窝囊的大学生们,在恒常的不幸生活中还要遭受一些意外的灾殃。本来食堂借国难发昧心财已经很卑职无耻了,学生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而且“丝毫没有反动的地方”,居然还是要遭到打压,那些当权者明目张胆地做贼又明目张胆地封口和威胁。
这固然是读书人的不幸。其实事件的根源在于共产党本身。共产党在中国执政,大家都认为它是一个政党。如果仅仅以政权论,共产党似乎可以算成是政党,可是这个从西方引进来的马列政党,却带得有很浓烈的政教合一的性质。它除了对于权力、财富、地位带有强烈的贪欲外,还无时无刻不想到要牢牢地控制人们的思想意识。它自己有一套逻辑和哲学,也有一套思想框架随时随地都准备向国人强售其奸。但从马列到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江泽民和胡锦涛,理论是一套一套的,但互相之间的距离却是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那些理论所谓的“继承发展”让我们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那里面的狂妄自恋和无知却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带着强烈的,想要凌驾于所有人的头脑之上的意识。因此,被共产党的党组织牢牢控制着的中国高校,学生们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独立见解甚至是个人牢骚,都会被极端狂妄和敏感的共产党和谐掉。
共产党虽然极端狂妄和敏感,但是我们上面提到了,它有一种很浓烈的贪欲。毛泽东二十七年期间很多人对共产党政权的极端关注或许是出于对权力的贪婪,而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来,共产党们之所以要这么“先进”乃是出于对利益的共同垂涎。只要是出于极端的自私这个原因,那么就决定了它的那个组织堡垒不可能是从上到下一颗脑袋思考。它必然会产生帮派的分歧。与其说中共是中国特色的马列主义政党,还不如说它是马列特色的中国朋党。朋党在中国传统中就是指的那些为了私自的目的而勾结在一起,形成力量打击异已的人。其实在中共还没有夺取政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它这个党组织随时都有着巨大的分歧,从陈独秀、张闻天、博古李德王明到中共夺取政权后的林彪和刘少奇、邓小平,他们的分歧是党内是以你死我活的斗争来解决的,而最后是那些残酷狠毒到极点的人才会取得胜利。那么改革开放的这三十年来,为着利益的谋取,共产党内一样是帮派林立。当初江泽民以腐败治国,以及九十年代以来的极其恶劣的贪污腐败现象,不能不能说是中共马列特色的中国朋党的性质使然。后来胡锦涛时期的江胡斗也是利益朋党的争夺,薄熙来在重庆的红打黑,黑打黑亦是如此。那么,西南大学文学院又为什么会发动整个党组织来对付一个对让校领导难堪的普通学生呢?也一样是中共组织的那种利益贪欲的劣根性使然。在此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完全是一件很普通的学校行政事件,而且据大陆网友的判断是“没有任何反动性质”,何苦来就让整个文学院党组织牵扯进来进行文革似的批斗?按邪理来说,党组织是管思想意识形态的,不是行政组织,但它却参与到了这个行政事件中来,并且进行了彻底的解决。我们可以推想,或许是学校的校领导照会了文学院的党组织,支使其然;亦或许是文学院党领导凭其敏锐的感觉揣测到了校领导的难堪而自作此主张。但不论怎么说,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个党组织是完完全全地在为那些利益集团跑腿卖乖。
共产党用利益收买国人良心,驱使他们为其效命;而不同层级的党组织又甘愿被更高的利益集团收买跑腿。在这种现象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组织完全是一种邪恶的工具,专门用来对付中国的弱势群体。其维持政权的目的是为了谋取最大的利益;而其沦为其它利益集团的扑爪牙亦是为了分一杯利益羹。由着这种极大的贪欲的驱使,中共似乎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当,完全不顾自己的脸面和尊严。由此可以断定,这个极端自私的中共,还值得我们对它寄予希望吗?
 
 
 
 
附《西南大旱,西南大学食堂涨价》原文:
西南大旱,西南大学食堂涨价
昨天课间休息时,有班委上去通知说,学校食堂因为西南地区连日大旱,已经决定涨价,米饭由以前的0.2元/两上涨为0.23元/两,馒头不论大小,每个都上涨0.03元。
虽然重庆地区旱情也十分明显,如嘉陵江的水位已经大幅度下降,但是旱情对于人们的生活影响尚不明显,远没有云南那么困难。唯一可以感受得到的,就是生活物资价格开如上涨,但是也远没有达到贵州那边的菜价上涨四成甚至翻倍的程度。毕竟重庆只是在旱区的外围,但是作为历来以涨价出名的学校食堂,是不会放过这样一次涨价的好机会的。
网友erxie[/url]在西南大学樟树林论坛上发布了自2004以来,西南大学食堂的涨价情况:
2004年,米饭0.18元/两,0.35元/2两,稀饭0.18元/两,荤菜2元/2份,但是必须吃两份,不允许吃打一份,素菜0.6元/份。
2005年,米饭0.18元/两,0.35元/2两,白稀饭0.18元/两,0.5元/两的有不同种类,如红豆、绿豆,荤菜 1.5元/份,素菜有0.6元/份和0.8元/份两种。
2006年,米饭0.18元/两,0.35元/二两,稀饭0.5元/两,也是有不同种类的,但是0.18元/两的白稀饭消失了,1元的稀饭普及开来,荤菜2元/份,素菜1元/份。
2007年,米饭0.2元/两,稀饭与2006年一样,荤菜2元/份,素菜1元/份,但是1.5元/份的素菜开始出现。
2008年,米饭0.2元/两,稀饭与2006年一样,荤菜2元/份,但是2.5元/份的荤菜开始大量出现,素菜1元/份的种类减少,1.5/份的素菜大量出现。
2009年,米饭0.2元/两,稀饭与2006年一样,荤菜2.5元/份的种类大量出现,3元/份的荤菜普遍起来,素菜1.5元/份的素菜为主。
2010年,米饭0.23元/两,荤菜2元/份,2.5元/份,3元/份,4元/份的都出现了,但是4元/份的荤菜其实与2元/份的没什么区别,素菜1.5元/份与1.0元/份的都有,但是前者多于后者。
如果你觉得数据太过繁琐,那就跳过不看,直接看我的结论,这个结论在中国大学里的每个食堂都是存在的,那就是学校食堂总是抓住每一个机会上涨饭菜的价格,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考虑将调过将饭菜的价格下调。比如说以前猪肉价格上涨时,他们涨价,但是猪肉后来价格下降了,学校食堂却无动于衷。学校食堂就像个小偷,借坡就上,但是却不想当驴,借坡就下。市场都是有涨有跌的,学校食堂只涨不跌,这跟霸王经济有什么区别。当一个大学将学校食堂作为赚取学生钱财的工具时,这所大学跟外面的酒楼还有什么区别。
回到这次因西南区大旱的涨价问题上来,别看学校食堂现在涨价涨得这么迅速,等哪天大旱一过,那些养得肥得大耳的领导绝对不会一拍桌子说,大旱过去了,我们把涨上去的降下来吧。这样的情况永远不会出现。西南大学的领导有拿着钱去深圳逛窑子的,也有拿着钱开车到江津去把人家母女撞死了的,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想着要让学生在学校的生活过得更加幸福一点。
时至今日,我们很难猜测一个大学到底每年花掉多少钱去请客吃饭,去大鱼大肉,但那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们来看看这次涨价,学校食堂会每天增加多少的收入,以西南大学五万人算,早上每人一个馒头,中午和晚上每人五两米饭,那就是50000乘(1加5)乘0.03元=9000元。也不过是9000元,学校哪一顿请客吃饭不花掉9000元,但是却不愿意花掉9000元来为学生的利益作出牺牲。西南区大旱,当全国人民都在想着如何抗旱救灾时,西南大学作为身在西南区的一个重镇学府,不想着如何给灾区人民做点什么,却想着来给学生的饭菜涨价了。一个大学做到了这个份儿,也真丢我们西南大学学生的脸。只不过,我们也见怪不怪了。西南大学每次在网上出名,都是以极端地方式出名的,比如说学校一个教授撞死了人家母女,媒体就开始报道,还引得学校的书记去江津公安局领人。这是多么光荣的事情啊,要知道局子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西南区大旱,引起学校食堂涨价3分钱,这不仅仅是3分钱的问题。从3分钱,我们能看出一个学校的商业化已经严重到了何种程度,更能看出,一个学校是如何在一步步算计学生的。这是消失的3分钱,它只会涨,绝对不会降了,让我们为这消失掉的3分钱默哀吧。但是我们更不应忘记的,是西南地区那些正生活在旱区的人民,有此教训,希望大家能够节约用水。要知道,水确实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来看,它却会从这一个地区向另外一个地区转移,从而引起洪涝和干旱等灾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7/10 04:23:39 AM
这个人实在太贪了,用雁过拔毛形容毫不过份,应该好好查查,他一无所长,唯一的本事就是整天坐着单位的小车送礼跑官,他被职工们称为生产队长式的院长,将医院管得一塌胡涂,连年亏损,职工们到现在连绩效工资也拿不上,他根本不管,只想着为自己捞.就这样一个败类,竟然在外界还官声颇好,还被评为什么"新世纪拔尖人才"、“先进党务工作者”之类,真是贻笑天下!而这样一个酒囊饭袋,竟还被推荐连任,这不能不让人深思,这里面的水有多深,这后面的墙有多厚?难道一个几百人的国家医院,就交由这样一个蛀虫来不负责任的恣意挥毫?难道几百人的命运,就让这个混蛋来任意摆布?是谁 让他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