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金先  >  随便说说
良知+勇气=希望

23724

五月十日,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邓贵大,黄正德,邓中佳三名奸官于洗脚城向工作人员邓玉娇索要“特殊服务”的过程中被愤起反击,三奸官一死一伤一逃; 烈女邓玉娇立地候命。且不论突然之间席卷全国网路的评论与赞叹,单看这三奸一弱女和一死一伤一逃与立地候命的对比,就已经堪让笔者大发“呜呼,亦盛矣哉” 的感叹了。

如不看后面的报道单凭直觉就可以猜测得到,这三奸官是属于仗势欺人不成,结果落得个狼狈和难堪。果然,据《大纪元》五月二十三 日发表的曹长青《怎样看待邓玉娇刺官案》一文分析,这三奸是属于在洗脚城在每天都习惯性的“酒气薰天,以酒壮胆”的状态下(这一点也得到了当地有目共睹者 的证实),把邓玉娇当成“见钱就变坏”的风尘女子,用金钱和暴力相结合的对其进行“调戏,侮辱” ,弱女邓玉娇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抓起一把修脚刀在一股勇气和激愤之下的正当防卫中,造成一死一伤一逃。当然,据五月二十五日邓玉娇律师向湖北省巴东县公安局 递交的《控告书》来看,事发之前邓玉娇已经遭到了黄正德的强暴迫害,后被刺死的邓贵大是在黄正德的兽欲没有得到满足后请出来“理论”的,邓贵大仗势仗钱仗 酒仗欲地欺人太甚,才引起邓玉娇的愤起反击。

到此不看后文,笔者已经感叹:“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经》)。

这句 话出自于西方文明中的至尊圣典《圣经》,当然倒不是说邓贵大等三奸被刀杀一定就是因为它们用刀杀了人,而是说人世间善恶正邪自有因果报应,劝人切莫从恶欺 善,不然落得个现世现报。就看当地人对邓贵大等三奸一贯作风的描述以及各网文对此事件的或详或略的记述,此三奸是酒色财气等十恶五毒样样俱全的,报应当属 天意,而且也是民心所向的,邓玉娇只是上天选定的一个执行人,民众认可的一个代言人。因为此事件一出,立即就成为了海内外媒体和网络上一条热门的新闻,各 种跟贴、评论简直数不胜数,而且几乎全部都是同情邓玉娇。例如笔者摘抄一些简短的评论:

“国有此女,民族有救;”“生的伟大,死的光 荣;”(邓烈女还没有死,也许是该网友提前悲哀她的后果)“膜拜之~~勇气加正气的化身……多少男儿在她面前自愧不如……”“无罪释放,人民心声;”“这 就是女侠吗?感动中国2009人物;”“……宁折不弯,向邓玉娇至敬;”“强国的希望啊~”“好的,巾帼英雄;”等等。

当然,这是网友们 的评论。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大陆,后面的事情也会如期而至。警方马上就说邓玉娇是患了抑郁症,杀人是“蓄意”的;在报告中又把“按倒”改为“推坐”;邓 玉娇没有受到性侵犯;邓玉娇不是属于正当防卫等等。一切的努力都在于想要给主奸邓贵大身死名裂后尽量找一点补救,同时给全国网友不胜向往之的烈女泼一点污 水。为什么呢?笔者忽然想起了世界杯精彩进球时评论员在亢奋中飙出的一句话:

“这时候,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

其 实《大纪元》五月十九日发表的章天亮先生的《“邓玉娇事件”之中共心理分析》一文就指明了:“被刺身亡的邓贵大并不是一个人,他是中共贪腐官僚的代表。” 真是一语中的。警方之所以极力污蔑邓玉娇是“精神病”,无非就是要表明邓贵大不是因作恶而死,而是无辜而死,邓贵大不是遭报应,而是偶然事件,遭遇的是不 幸,是一大悲哀,党其实是一直都伟大、光荣、正确的。当然,已经到了“国人皆曰可杀”的地步,警方还要用这样下流无耻的手段来维护邓贵大,无非就是中共败 象尽显的时候努力再苟延残喘几天的一个具体写照。邓贵大,黄正德,邓中佳这三个下流无耻的“三个代表”代表的可是党的这个庞大的贪腐集团。尽管邓贵大的确 是一个个体,但事件本身即可以引申到普遍和实质上来。即使民众不这样想,被党训练有素的犬警们也会这样考虑。小事情一旦被引申开来便是党的一种恐惧。于 是,在网络媒体普遍同情邓玉娇的情况下,有关部门马上作出指示,“相关专题和稿件,不放首页和新闻中心要闻区”,“作为一般新闻淡化处理。”同时,要“严 格规范新闻来源,不转发规定范围外的稿件”。并对“新闻跟帖要实行总量控制,严格实行先审后发”。 对民众“成立救护队、行动队,鼓动网民赴湖北省恩施州调查支援的帖子,”以及各种“公开信、联名信、倡议书”则要求“删除”,“不得在网上搞签名、调查活 动”。 湖北当地媒体人则引用湖北省宣传部的通知称,“……根据省委领导的意见,要求各湖北省属媒体,不要派人去采访,不报导。”

这里我 们可以看,犬警们是极力在维护,而党又控制媒体在极力地遮掩,这其中都是一个“怕”字。犬警们对受害者的污蔑和对事实的篡改只是小流氓耍小把戏,怕把事情 的真相流露出去,后果却是把戏耍大了以至收不了场。而党这个大流氓终于在自己的丑恶被暴光后又想极遮掩,生怕事情越闹越大。然而这样的事情却是欲盖弥彰。 本来这样一个个体案件,如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很好解决,在法制的框架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然而犬警们对事实下流的歪曲和党的遮掩,恰恰表明了它们在对号入 座,也就是说,它们都是一伙的。只不过邓贵大是小小流氓,犬警是小流氓,党是大流氓。小小流氓惹事了要小流氓来“罩”,小流氓搞砸了又要大流氓来收场。从 小到大从大到小,这个党政体系就是一个流氓系统,从上至下息息相关,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贼,或者都是同一座丘里的貉。小流氓和小小流氓给大流氓跑腿卖命,完 成大流氓的任务的同时讨得几个赏。小小流氓和小流氓平时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出了乱子,大流氓就出手给它的小喽罗们“罩”着。
《九评》里的一句话说得很好:“利益,才是这个党紧紧抱在一起的最大凝聚力。”

我 们得要看到,邓贵大不过是党这个大流氓手下的一个小喽罗,有它上面的小流氓的撑腰和处在大流氓管理的码头上它才敢这样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尽管最后不得 好死)这一切都拜大流氓所赐和拜小流氓所助。马克思婚外生子,列宁嫖妓染梅毒,毛泽东明妻暗妾扑朔迷离,江泽民淫乱不识羞。共产党从它的老祖宗到它的现代 教主,都是一路诲淫诲盗过来的,上梁不正下梁自然就歪。邓贵大和黄正德这两个小小流氓之所以这样的为非作歹,也是共产党这个流氓集团的淫性基因决定的,不 用下半身已经忘了怎样思考。所以黄正德强奸不满足却反过来还说被邓玉娇“戏弄”了,邓贵大立马跑过来帮它的淫友扎起,还大骂“什么上面下面的,不都是一样 的吗?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章天亮先生的观点认为,现在党是收买不到人心就来收买官心,只要下面的肯帮党干,它就维护着你。笔者倒认为 这个流氓集团上下都是一个整体,在大流氓的地盘上杀了它的一个小喽罗,对它来说都是对其权威的挑战。大流氓从来都是靠骗起家,与其说是收买官心还不如说是 利用官心。下面的小喽罗依傍着大流氓也是图淫滥萎靡的一生好好过一把瘾就死,(尽管邓贵大这把瘾还没有过完就死了)也就是说,这个流氓集团上下之间并不是 一种正常的买卖关系,而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在中国春秋时期的盗跖所奠定的“盗亦有盗”的原则,在党这个流氓集团这里是行不通的,它是无原则可言的。

党 这个大流氓利用过当年北伐军,利用过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外国人,宗教界人士……是凡有用的时候就用,没有用了就打倒。方今《九评》广传,国人已醒,这 个流氓集团的邪恶能量场是越来越收缩,它当然会对丧失一个跑腿卖命的小喽罗而引起的社会反响而造成其能量场的更加收缩而心存恐惧。它不敢声张了,也不敢叫 嚣了,它怕暴光,更怕大暴光。所以它才会加紧控制舆论,引导媒体,其方法万变不离其宗,一句话就是“不要声张”。

《九评共产党》从2004年传出至今,一贯信口雌黄的党连矢口否认的勇气都没有了,五千四百万的退党大潮让它全面收缩成了一团,不闹事倒好,一闹事就穷形尽相。所以到今天,连它的小喽罗挂了也不敢太声张了,它知道大势已去,自己光辉不再。

可 是,被中共奴役六十年了的中华儿女,这个时候不拿出勇气更待何时?方今不仅是到了中共败象尽显的时机,更是到了老百姓被逼着铤而走险的地步。邓玉娇事件, 烈女要保护自己的贞操,网民们要同情弱者,叫喊声里满是对正义的要求,即是说,共产党无可奈何花落去,中华道德似曾相识燕归来。笔者倒不是鼓励有仇必报, 动则用刀,而是说大家拿出自己的勇气,占据着良知的据点,退出党流氓,不与淫邪为伍,全面削减它最后的能量,希望就在前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