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金先  >  随便说说
无可奈何花落去——浅谈共产党的“革命”与“改革”

23723

【大纪元6月20日讯】

晚清末年华夏大地的剧烈动荡,中华儿女屡战屡败的惨痛现实让孙中山等一批仁人志士疾呼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于是乎要革命。若是就词论意地看,革便是革除,命便是生命。革命,就是革除生命。可是以三民主义为旗帜和纲领的辛亥革命却是世界上流血最少的“革命”。一帮提枪携炮的中华儿女并没有恃强欺弱,滥杀无辜地对满族实行报复性的灭绝政策,而是好好地安抚了他们,让皇族们仍然住在紫禁城里,并且每年还由民国政府给他们生活费。由此可知,辛亥革命之革命,革的是中华大地上已经腐朽了的君主制度,使西周时期独具中国特色的“周召共和·六卿合议”的共和孤帆再航,开启了中华国民共和的历程。简单抽要地说,革命并不是杀人。尽管革命中有可能杀人。

然而由苏俄阴邪地向中华输入的中共,却自创了一套“新民主主义革命”论,其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就明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道理,意思是要大开杀戒。由跟“反清复明”等社会朋党相似的兴中会、同盟会发展起来的中国国民党尚且对异族心怀仁慈之念,可中共却毫不留情地要在中华大地杀杀杀。

革命,在中共那里是一个神圣的字眼,是任何人都不得触犯的禁忌。中共以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名义把尚不成熟的国民共和丑化成“三座大山”,然后又用解放的名义先没收老百姓的所有财产为国有(共产党有),再驱使着他们跟当兵的一起上战场抬担架,挑饭送水搬武器,直至化为炮灰,直到国民党被赶往东南海的孤岛上。同时,中共还用着新民主义革命的名义到处欺骗着青年学生和知识份子,它也鼓吹民主自由普选,让知识份子和青年学生们看到国民政府忙得手忙脚乱的时候得出中共这边独好的结论,跟共产党走,去革国民党的命。

可是当中共建立起山寨性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共产党说革命还没有完,而且仅仅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于是,在中共“继续革命论”的鼓吹下,国家专政机器的屠刀一次次地祭起,疯狂地起落。毛泽东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二十七年,分批整人杀人不断,一直杀到后世为树立邓小平光辉形象而用的“大厦将倾”这句话的出现。中共一直都自称自己是“最革命”的政党,而其它党派都因为或软弱或妥协而不够革命。如果从中共造成的中华七千多万同胞非正常死亡的数字来看,从中共对中华传统文明灭绝的程度,对中华大地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从中共对国寨人质诛心洗脑的程度来看,如果革命就是指的这些内容,那么中共的坦白还算名副其实。

宗教极端分子因为“圣战”的蛊惑而可以自杀杀人,中共也可以因“革命”的名义而丧尽天良,不可理喻。因被毛泽东称为“好同志”而免遭红卫兵的攻击的陈毅就曾作诗:“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意即共产党员把要革命带到阴曹地府,死了都要恨。革命被中共神圣化得不能再神圣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罪就是“反革命罪”。可以说,革命是中共夺取政权,维持政权,不断整人祸国残民以逞的最重的砝码。中共甚至引导国寨人质用其来衡量它政权的合法性:大前提——革命是最神圣最正确的;小前提——中共是最革命的;结论——中共最伟大最光荣最正确。因此,被这种邪毒的魔性思维洗脑的国寨人质,看到共产党整人祸国几十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还要高呼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

毛泽东带领着中共玩革命的疯狂游戏,革命对像不分前后左右上下内外,一直革到了山寨共和国都快要玩完了的地步,幸好死得及时。差点被毛泽东把命革脱的邓小平赶紧上台,老奸巨滑兼崇尚实用主义的他心知肚明革命二字已经暗淡了光彩,于是推陈出新地提出了“改革”二字,并且还伴随着他的一套“猫论”。共产党在执政危机空前的时刻终于又找到了另一种证明它合法的逻辑:大前提——改革是历史和世界的潮流;小前提——共产党始终坚持改革与时俱进;结论——共产党仍然伟大光荣正确。

然而这一套只改表面不改实质,只改经济不改政治的“后发劣势”的改革,马上就问题重重。开头老百姓仿佛偿到一点甜头,但这一点甜头却全拜把国寨经济整到崩溃边缘的毛泽东所赐。“烂”与“更烂”两相对比,老实愚昧饱经忧患的国寨百姓于是便把“烂”奉为硅镍。这还不算,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农民就已经感受到自己利益的损失了,普通百姓也看到官倒与腐败,知识份子了瞄到了民主与自由。青年学生们八九年在北京率先发起爱国民主运动,普通市民支持,各地纷纷参与。在中共几十年诛心洗脑而得不到开阔视野和正确意识形态的情况下,他们用共产党赋予他们的那一套话语系统和思维方式艰难地表情达意传消息,搞联络,商量步骤。中共一番惨绝人寰的屠杀兼一套恐怖霸道的谎言解决了问题。改革跟革命一样,充满了血腥和狂邪。

吴国光先生说,八九年就是中共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可是中共放弃了这个机会。吴先生所说的“改”是政治上的改。从此,中共自己对自己也没有了信心,老百姓也对它开始没有了信心。中共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能够奇迹般地撑到现在。小丑江泽民的上台推行腐治国治军治民的政策,邪导全民一致向“钱”看,在声色淫乐中对中共的罪恶“哦算了吧,就这样算了吧”。

中共的党政官员从上到下,仿佛都是世界末日前的麻木疯狂,抓紧时间淫乐享受,过把瘾就死。眼界远的一点的就赶紧大捞几笔好送家眷出国,自己在寨内当个裸官,死也不怕了。不过共产党也一直都在说“改革”,只不过这个改革成为了“深化改革”。看来看去,这个所谓的“深化改革”其实就是不改革,就是还是原来的那一套继续施行下去,到什么时候也不管,只管现在自己坐在位置上尽量不当上亡国之君。胡温政权当初给了对中共还不死心的国寨人质们一个美丽的误会,他们不想真改革,人们还妄以为他们会改革。他们也是在继续“深化改革”。

江泽民对和平的法轮群众惨无人道的迫害,胡温政权表面上只管“闷声大发财”,背后却一样阴邪。对于民运人士的镇压,地下教会的迫害,维权人士的毒害,对中国社会的摧残,从邓小平江泽民胡温以来,在改革的旗帜下从没有停止过。要么是为了推进改革,要么是为了改革的稳定。可是这样的改革却越来越没有效果,越来越起负效果,越来越虚假,越来越不改革。改来改去,革来革去,还是沿用着原来的那一套,什么也不敢改,甚至连江泽民留下的那一套残酷的对法轮功正信的迫害也不敢松手。原因何在?一是中共的邪教流氓的性质早已固定下来,要想让它变好,还不如叫它去死;二是因为中共的确已经成死血了,动也不敢动了,一动就要死。

温家保免除农业税,三农问题依然严重;胡锦涛倡导科学发展观,大街小巷除了标语横幅,一样的乱发展;和谐社会的概念一出来,社会是越来越乱了;教育医疗问题一直都有人在呼吁,然而从来都在做过场戏……做事情总是做表面功夫,总也触及不到实质,全国寨上下都在认认真真地走过场,共产党什么都没有改。要想让中国社会改,除非先把中共革了。

从革命到改革,中共每次都寻找着自己的合法性,每个过程都充满了罪恶和欺骗。然而从毛泽东时代惨烈的硝烟革命到如今胡温闷声不语的“深化改革”,可以看到共产党是越来越提不起精神,越来越鼓不起勇气,越来越不敢“折腾”了。现目前中共对异人士的继续镇压,对正信者的继续迫害,不过是中共那一套维护自己权威和意识形态的机制在燃油耗尽时空中的滑翔而已。意即是说,中共已经无可奈何花落去,纯纯粹粹在等死了。 (http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