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金先]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金先  >  随便说说
《九评》感言——共产党是附体生命

23720

【大纪元4月9日讯】

前言:

读了《九评共产党》,很想跟共产党下一个定义:流氓、邪教、土匪、强盗、恐怖集团、黑手党……此文将其定义为附体生命,也仅是《九评》画出的共产党的全豹之一斑。

一,中共的附体本质

(一),兽性毕足,与人间世格格不入。

正如《九评》所言及的共产党,共产党所到之处,满是战乱、饥荒、恐怖、独裁,总是给所在地域还来无穷无尽的灾难。而这一切无不与共产党其本质主张息息相关。《共产党宣言》里明确表示:“共产党人从来不屑于隐瞒自己的意图,他们的目的唯有用暴力全部的现存制度才能实现……”不管现实中的共产党是否真的不屑于隐瞒自己的意图,但共产党的宣言里却明确地表示了要消灭国家,消灭民族,消灭家庭,消灭私有。这样的主张令从来没有见过穷凶极恶的暴政的人惊诧不已:这纯粹就是活脱脱赤裸裸的反人类宣言。对现实不满很正常,但共产党却不仅仅是一个不满,而是要消 灭,彻底决裂,一概否定。努力把自己与世格格不入的邪恶主张付诸实践。

共产党其主张和观点是反人类的,同时其行动也是对人类道德文明的极端反叛,而且在态度上也是站在与人类社会极端对立的立场。共产党的发家,是集“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等中外邪恶之大全,逆天叛道,伤天害理,为人类的一切道德文明所不齿。共产党所控制的社会,从工人到农民到教师,从知识份子到宗教信仰者到气功修炼者,各种各样的人群,各种各样的团体,各种各样的阶层,甚至是共产党自己的内部,都无一例外地遭过共产党的“整”。凡对自己有利的,就引诱欺骗 控制利用;凡对自己没有用的,或反对的,甚至支持的,就整肃消灭株连。

共产党就是这样的不讲人性,或者说没有人性。它来到这个世间,就是站在反人类的立场上,用对人类道德文明极端反叛的邪恶手段,来达到其反人类的目的。如此的与 人间世格格不入,只能说明共产党是兽,而且是恶兽而非弱兽善兽。

(二),敌视人命,实为仇恨异类。

共产党几十年来在中国,从流氓起义痞子造反,到占山为王的极权统治,一路叫嚣杀伐,所向皆灭,炎黄子孙成千上万伏命于它的屠刀之下。落草为寇时鼓动农村流氓及无产者抢杀富人地主,朝鲜战争又以爱国的邪教动员令把几十万受蒙蔽的中华儿女送上战场当炮灰,政权落实后不间断的大开杀戒分批诛杀社会各届势力,三年饥荒故意饿死中国四千多万同胞,文革更是杀人杀红了眼后,全国性的穷凶极恶的兽性颠狂, “新时期”“拔乱反正”后邓小平仍然说“杀二十万人”,江泽民仍然指使党徒全体总动员对信仰“真善忍”的和平民众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 的灭绝政策。
共产党杀人,不仅仅是数量上杀人如麻,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杀人杀得彻底,杀得疯狂。有组织,有计划,有批示,有指导。这样的杀人不眨眼,对人命的敌视,已经表明共产党是人类的异类,它对关天的人命的仇恨,其实质是出于恶兽邪恶的“类本能 ”。它就是兽,是邪兽幽灵。

(三),唯靠附体,才能修邪壮大,躲过大劫小劫。

在中国古老的言说中,有动物如狐、黄、白、柳等东西附上人体的故事。它们附上人体后,吸取人的精元,以供自己修邪成魔;杀死人的元神,自己控制被附体的人身。被附者则因精元的丧失或元神的被杀死而萎靡甚至瘫痪。因为这些动物妖精是邪的,害人的,没有人性的,修成了是魔,所以到一定时候天就要打雷劈它。但它一躲到那 些神像上去的时候,就不管它了。

《共产党宣言》里果然“不屑于隐瞒”自己的“一个幽灵”的本质。“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现在,欧洲的一切势力都联合起来了,对这个幽灵进行了神圣的围剿……”然而,神圣围剿的天雷并没有劈掉共产党,因为它躲掉了。它打着给工人们带来平等和富裕的社会主义的旗帜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假装正神,蛊惑了一大批无知冲动的工人,率先在俄国投机二月民主革命抢夺胜利果实,而后依傍庞大的俄国再投机二战,用比希特勒更法西斯但更好听的名义——用苏联的铁犁帮助他们从法西斯的牢笼中解放出来——把亚欧大陆的大部份沦陷为一个“火龙帝国 ”。最初的工人就是被共产党这个邪兽幽灵附体的第一批受害者,他们为共产党奉献了一切。继之的俄国是被共产党附体的第二个受害者。依附着俄国,共产党在欧洲终于修邪成魔,形成了所谓的“共产主义阵营”,狂伐滥杀,为害人类近一个世纪。

在中国,邪兽幽灵的总魔头斯大林遥控自己的魔子魔孙维津斯基、庖罗廷、马林等将这种附体动物引进兵荒马乱的中华古国,成立了中国共产党。这个幽灵初来乍到东躲西藏,成事不足,便看中了国民党。开头打旗号为民主革命假装正神,蒙骗了孙中山及国民党左派,靠着他们的庇护躲过了劫难。随之便在国民党内部挖取权力笼络人才,壮大自己暗中的实力。幸好独具慧眼的蒋介石看清了这个吸附国民党精元而修邪壮 大的附体,而后铲除之。

脱离了国民党躯壳的共产邪兽幽灵又开始浪荡作祟,看到了中国工人规模及力量皆薄弱的现实后,这个邪兽幽灵看中了农民。而后附体农民占山为王,造反夺权,欺男霸女,抢财杀人。在国民党一次次的雷电劈打神圣围剿中,共产党“名正言顺”地落荒而逃,由平面作祟转为线性作祟,并在中华大地各处分布星星鬼火,终在抗日战争胜 利前后成燎原之势。

过程中特别地借抗日神像又躲过了一劫,继续附体农民修邪成魔。尽管共产党跟日本人没有“盟约”,然而对危害中华却起到了里因外合的作用。以至于八十年代毛泽东 表示共产党还应该感谢日本人。
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又假装民主建国的正神,魔喊除魔,终于明火执仗地大举侵入中华了。天道不允邪道消遥,只酬正道。因此,这样的一个邪兽幽灵,惟靠附体,附工人,农民,政党,国家的体,才能生存,才能发展。中共正是用这样的附体的方式,先附体国民党在中华落脚,再附体农民发展壮大修邪成魔,而后附体整个中华,把邪 兽幽灵的魔爪伸向了社会的各个角落。

二,中华被附体现象面面观

(一),无所不在的幽灵

共产党的社会,“祖国大地一片红”,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地受着共产幽灵的控制。自它入侵中国以来,它打破了古中华“国”与“家”的二元松散管理的社会形态,从中央到地方,甚至是一个小乡村,街道办事处,都有着它的党支部。社会的各种各样的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法院、检查院、学校、工厂、社团组织、村委会、居委会、无一没有共产党的影子。各种各样的报社、出版署,甚至是宗教内部,民主党派内部,都安插着共产党的眼睛。这样的一个纵横交错,严而又密的监控网络,让国人生活得已无任何的私秘感和安全感,不得不时时处处自觉小心翼翼,画地为牢。这样的一个纵横交错,严而又密的组织网络,共产党的霸权和一言堂宣传随时随地都可以畅 通地传达到国人的面前。

(二),权财流失,人民惘然

共产党也说自己是个政党,然而这个政党却从来没有自己的预算,而是从国家的财政中吸取。在政治中,党永远大于行政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无所不在,无所不管。国家有法院,有检查院,有政府,但这些机构的头头们得首先是党员,而党员又必须绝对服从党组织。就如《九评》里所讲的:“党组织如影随形般附着在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控着社会。”权力,不是人民的权力,因为共产党已经通过它的党员和党组织控制着权力的一切来源和运转;财富,不是人民的财富,因为共产党已经通过它的党组织所控制着的国家揽尽了一切财富。而人民只负责充当权力的施加 对像和财富的创造者。

(三),神志不清,所言非已出,所思非已想

如果说党组织对国家权力和财富的收揽是因为这个邪兽幽灵附体于国家的话,那么这 个邪兽幽灵附体人民则造成了更惨重的后果。

被狐狸附体的人吃起鸡肉的样子就像狐狸一样贪婪,那么被这个邪兽幽灵附体的人的 一言一行都是这个邪兽幽灵的样板。

这个党的一套变态人权论,实质是把人当弱兽驱使的猪权论,居然国人也大叫其好, 而且网络上的愤青斗士们还自觉成为这套猪权论的护法神。

六四开枪,人们说“我要是邓小平,我也要开枪镇压”;镇压法轮功,人们说“我要是江泽民,我也要镇压”;禁止议论自由,人们说“我要是共产党,我也要这样干 ”。但关键是,如果你不是邓小平,不是江泽民,不是共产党,你就是你,你会怎么干呢?被这个邪兽幽灵附体的人就是这样的神志不清,已经习惯性地找不回自己最初的良知和善心了,只是麻木地顺随着共产党,自觉不自觉地就按照共产党的思维去思 考。

(四),兽性张狂,人性尽灭

从共产党早期的所谓领袖人物,到“新时期”的党政官员们,为了个人权欲和钱欲或其它欲的满足,无所不用其极。毛泽东的通过富田事件杀ab团,延安整风运动,打倒彭德怀和刘少奇,只要为了个人权力的实现,不论流多少血,死多少人,国家乱到何种程度,天良丧到何种地步,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而“新时期”的邓小平宁肯“ 杀二十万人”也要换来这个邪兽幽灵苟延残喘二十年;江泽民仅因为个人对权利极端敏感的劣性就无缘无故地发动全国财力物力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民众的疯狂镇压。

因腐败而紧紧“凝聚”在一起的党政官员们,明知共产党穷途末路破船即沉,赶紧狂敛疯抓,能捞多少捞多少。只要能搞到钱,腐到何种程度的豆腐渣工程都干得出来。

这样的一帮邪兽幽灵的附体者,没有道德底线,没有行为底线,遵循着弱肉强食的丛 林法则,对社会,对民族造成了极其惨痛的伤。

三,中华民族被共产党附体的后果

现在有一部份神志不清的人用共产党的思维为共产党的末日寻找继续生存的借口,其中之一的便是“老百姓的生活是越过越好了”,因此,要以大局为重,相信这个“ 共产党能够变好”,要“给它时间”。当然,这种自觉不自觉地与共产党思维保持高度一致的想法,是共产党洗脑的成功,更是民族的大不幸。我们忘记了过去,也忘记 了反思,更不知道深思这个邪兽幽灵给中华这片大地带来的惨痛灾难。

日子“过得好”,这种只求吃饱喝足就万事大吉的动物式想法,根本上就是这个邪兽的思想在往人的头脑反映的结果。况且,共产党为了建立和维护其在人世间的政权,从来都是抢一部份人的财产给其利用的另一部份人作为买命钱。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共产党在农村蛊惑没有钱或少钱的农民抢杀有钱或钱多的农民,以达到其造反夺权的目的;八九十年代又以“鼓励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形成共产党的即得利益集团以延续其残存于世的片刻时光。不论是什么年代,共产党的做法都是杀人与诛心并用,仇恨与铁血共存;都是受共产党附体的中国人自己杀自己人,自己抢自己人,自己破坏自己的社会和谐,都是强兽欺压弱兽似的丛林法则在人世间的疯狂践行。共产党的做法不仅是毁灭了成千上万的人命,更是促使人的道德良知丧失和整个社会的 迅速腐朽。

不仅如此,共产党这个邪兽幽灵,由于带着一套与人间世格格不入的邪恶教义来到世间并控制了整个中华,其反人类反社会的观点和方式终于不幸地,系统地,有计划地一一实施了。战天斗地无法无天的狂妄给生态环境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破坏,以及继之而来的自然灾害,祸及当代及后世子孙;消灭家庭的“人民公社”更是饿死了四千多万人;其幽灵的无家无国的浪荡本性造成中华的蒙古独立和后来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划分给俄国;其邪恶的本性促使其与人为敌,与传统为敌,与正信为敌,一路狂杀,一路毁灭,一路疯狂镇压至今……而且毫无收敛,只是做得更加隐蔽。

当今的中华,环境极端恶化,贫富差距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公平与正义低头伏尘,官匪勾结,娼妓遍地,毒假横行,人心魔变,信仰不再,价值观无存,社会冲突一浪高过一浪,一年赶过一年……在这样败坏了的社会中能够一时半刻吃饱饭便得出“ 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的结论,真是神志不清到了极点。

如果说,毛泽东统治的二十七年,中国社会是充斥着物质匮乏式的疯狂,那么现今则分为两种:一种是社会的即得利益者物质泛滥式的萎靡,一种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仍然 是物质匮乏但却更加萎靡。
古语有曰: “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国古人从来视人命为至贵,所谓“天地间,人为贵”,而且与人相关相联的环境也与人息息相关。天人合一的思想其实质是追求人与天地的和谐共处,这是一种万物有灵的思想,体现的是对生命的一种深沉追寻,一种终极关怀。而共产党来后,不仅杀人诛心,战天斗地,更是破坏了中华传统以来的则天法地,天人合一,对生命终极关怀的文化精髓。现代人活得恐惧,活得麻木,活得疲惫,活得浮躁,活得没有希望,活得喧嚣,活得阴暗……对于前途和方向已经迷惘,最多不过是短浅眼光下的片刻刺激,人生一辈子,过把瘾就死,努力用今天的精力来支付明天的欢乐。在这个 世间,个人灵魂已死,民族灵魂不再。
回看“在中国古老的言说中,有动物如狐、黄、白、柳等东西附上人体的故事。它们附上人体后,吸取人的精元,以供自己修邪成魔;杀死人的元神,自己控制被附体的人身。被附者则因精元的丧失或元神的被杀死而萎靡甚至瘫痪”这一句话,再看现今中华被共产党控制着的极权社会,权财的流失,生态和资源的破坏,人们不仅要问:中华的精元哪里去了?回答很简单:被共产党吸走了。面对人性的萎靡,民族精神的 瘫痪,人们不仅要问:民族的元神为什么不振作?答曰:被共产党伤残了。

四,急功近利,心术不正是引来附体的主要原因

中国人常说这样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中华民族步入近代史后,屡次在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的轰鸣中前仆后继,却又屡屡失败。于是终于在“新文化运动” 中,一批心浮气燥,急功近利的知识份子从俄国这个已经赤化了的帝国引进了共产党,导致中华被祸害至今。而现在,一些只看中眼前利益的人,紧紧抓住“日子越过越好了”的错觉,面对共产党的为非作逮努力逃避自己的良心责任,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某些人甚至为着共产党赏给的一杯冷羹,便当作买命钱为共产党的邪恶暴行死生以之。于是,在这些受到功利驱使的人的欢迎、沉默和协助中,共产党这个邪兽幽灵祸由浪荡在中华而附体于中华,豺狼大行其道,其祸乱中华的邪魔法术屡试不爽。中 共附体中华,中华民族灾难深重,而中华人民却“集体无意识”。

五,出路何在——道解中共,从“自救”开始;道兴中华,从“自修”起程。

八九民运,人们向共产党跪地求民主自由,共产党却以它的六十万大军以屠杀待之;面对如今的还对共产党心存幻想的民运人士,共产党威逼利诱加冷笑嘲讽;面对以利益为本的西方政要们的睁眼瞎,共产党收买利用背后还要骂两句。换句话说,乞求在暴匪面前不灵,和谈在流氓面前不灵,民主在利益面前不灵。那么,怎样才能送走这个瘟神?中华人民需要“自救”。而“自救”的第一步便是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根本上与其断绝。《九评》之八最后是这样说的:“党文化是共产邪教组织所需要的存在环境。在思想上清除党文化和共产邪教的烙印,也即清除思想上的党附体,可能要比清除行政机构中的党附体困难的多,但却是真正清除共产邪教的根本方法。这只能靠中国人自救才能行。思想上正本清源,人性上返本归真,才能实现社会道德重建,从而顺利完成向一个没有共产党的良性社会的过渡。解除附体的妙方,就是认识到邪灵的本质和危害,从思想上与之决裂、清除,让附体再无立脚之地。共产党最重视对 “意识形态”的控制,因为共产党就是一种意识形态罢了。当中国人民全都在心灵上否定共产党的歪理邪说,主动清除党文化,清理共产邪教对自己观念上和生活上方方面面的影响时,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就面临崩溃。共产党就会在人民的自救中解体。”

中共解体后,中华民族以修真向善为本,循道重德,所谓“道生之,德畜之”,中华民族一定可恢复被丧失了的元气,重塑历史的辉煌。正如《九评》最后一评所言:“ 中国的未来是怎么样?中国将何去何从?这样沉重的问题复杂而又极难简而言之。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没有中华民族的道德重建,没有重新清晰人与自然、天地的关系,以及,没有人与人和谐共处的信仰文化,中华民族,不可能有辉煌的明天。”

所以,总结地说就是:正心方可驱邪,修真才能复元。

结语:九评斩邪兽,三退除幽灵。

现在的中华民族,农民的贫困羸弱,工人的压榨痛苦,知识份子的良心、真知、责任、能力、人格,老百姓的人权、利益,社会的公平、正义、和谐……这一切都系在中共这个邪兽幽灵的问题这里。自中共入侵中华以来,中共才是中华真正的动乱之源, 中华的败坏之源,中华的萎靡之源,中华的恐怖之源,中华的阴暗之源……

《九评》第一次全面地讲清楚了中共这个邪兽幽灵的本质,并帮助人们通过反思、三退而自救。当被附体的人们已经无能为力了的时候,需要依靠和帮助,而这种依靠和帮助其本身,就是机缘,就是《九评》。《九评》就如九把斩龙降妖的利剑,直捣中共“火龙帝国”的巢穴,帮助人们清除自己身上的党附体,通过三退而与共产党决裂,让这个附体幽灵找不到附体的对象而灭亡,使中华人民通过个人的自救而达到中华 民族的救赎。

传《九评》读《九评》,从根本上认清共产党并与其决裂,解除中共对中华民族的附 体祸害,这是国人自救的第一步,也是中华复兴的第一步。

2009年 4月 8日(http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